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情感日誌 > 文章

記憶隻是芬芳

时间:2018-12-28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字裡尋歡 - 小 + 大

初冬的雨,細細的,灑在窗臺上,看不見雨滴,有的隻是潮濕的痕跡,然而風已經變冷瞭,從脖頸吹進來,馬上在脊背上開鑿瞭一條寒冷的軌道。

我隔著玻璃看窗外,無花果的葉子掉光瞭,那鵝黃色的唯一碩果,也不知道哪天吹落瞭,樹枝上沒有一點痕跡;桂花樹的葉子還是綠的,隻是不經意稀疏瞭許多,似乎花點時間,就能精確數出多少片瞭;薔薇還是很茂密,然而已經停止瞭擴張的姿態,躲在露臺的角落,在風裡,好像也在瑟瑟發抖,葉子有些黃瞭;唯一不敗的是銅錢草,綠綠的一片鋪滿瞭花槽,細雨就像乳汁,而她們就像可人的嬰兒,雨裡明顯可以看到他們努力生長;月季也不甘示弱,雖然風裡吹落瞭幾片花瓣,可花還在,還是那樣的紅艷,那樣楚楚動人;幸福樹也許是病瞭,葉子有些蔫兒吧唧地吊在枝條上,掛著的水滴,映照著葉子,有些渾濁;四季杜鵑,也許四季花開,有些累瞭,花蕾越來越小瞭,也越來越少瞭,而且色澤比秋天也淡瞭許多;幾個石榴掉光瞭,隻剩下幾片葉子孤零零的在風裡寂寞,有些擔心一陣風來,石榴樹也和無花果樹一樣落寞;晚熟的桔子黃橙橙的壓彎瞭枝條,我沒有打它的主意,去年我就嘗過它酸澀的味道,熟透瞭也不能改變,也和有些人和事一樣,不會輕易改變。

泡一杯濃鬱的茶,打開蓋子,任由茶葉的清香和開水的水汽,在空氣裡彌漫,喜歡這樣散漫的時光。窗子關久瞭,起身推開一些縫隙,漏進一些冷風,不正對著吹,也感覺不到空氣裡增加瞭許多寒意。

不知什麼時候,下起瞭雪籽,也許下瞭許久,隻是關閉瞭門窗沒有覺察而已。很想下一場雪,漫天的雪花紛紛揚揚,落在地上,厚厚的一層,踩上去一個個深深的腳印。

突然有些懷念起下雪的場景,記憶開始芬芳瞭起來,有些記憶,歲月過濾瞭艱難,剩下的就隻是芬芳。

腦海裡總會浮現一群少年在冬日雪地裡奔跑,舉著竹桿追逐許久未覓食的雀鳥,跨過田野,沖進山林,小手凍的通紅,破膠鞋裡雪化瞭水,也都沒有感覺,耳邊似乎還聽到瞭烈烈的風聲...

上一篇:烤火記憶

下一篇:北屏晚聲

|   QQ02-235654561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大亨路55號  |  筿杠02-2356545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