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情感日誌 > 文章

那遙遠的村莊

时间:2018-12-2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曹兆海 - 小 + 大

帶著一本劉亮程的散文集《遙遠的村莊》,我走進瞭燈火通明、寂然無聲的教室。晚坐班的時間,對我來說,倒真是個不錯的讀書時間。

讀著,讀著,我仿佛走進瞭我自己的那個遙遠的小村莊。

我原來的村莊比現在小多瞭,四五十戶人傢,散落在蘇北沿海的灘塗上,離黃海邊隻有一百多裡,勤勞的祖輩們硬是把荒涼的鹽堿地改造成優質的農副產品生產基地。

村莊的東邊是一條寬闊的人工運河——大興河,也是祖輩們利用農閑時間,用鐵鍬挖土,用泥擔子一擔一擔挑出來的。村莊的南面是一條橫貫東西的中溝,寬度隻有大興河的一半左右。村莊裡面更是溝渠縱橫,河網密佈。不過那河溝的寬度就更小瞭,但到瞭夏天,卻是我們小夥伴的樂園。在那沒有機械化的往昔,全靠一腔熱血,戰天鬥地,真不愧是一個激情燃燒的歲月,這種改造自然的魄力,讓人不由產生一種敬意。

村莊的人傢都是沿著河邊建房搭屋。或在門前,或在屋後,挖掘泥土,壘起高高的屋基。取土留下的池塘,與河溝相通,變成自傢的魚塘。塘邊也都搭著雞窩鴨棚,雞鴨都散養在周圍。有時能有幾傢的鵝鴨,混在瞭一起。那就忙壞瞭我們這些半大的孩子,大人們是不屑管理這些小事的。當然也有個別雞鴨跟錯瞭趟,跑到別人傢裡,第二天又會各回各傢,主人也不會計較是不是把蛋生到別人傢裡瞭。

一傢動土砌房,全莊幫忙。特別是夯屋基,離多遠都能聽到號子聲和打夯聲,人頭攢動,一副熱鬧繁忙的景象。隻要主人傢好煙好酒招呼著幫忙的人就行瞭,幫忙的人是絕不會要酬勞的。那淳樸和諧的鄉情民風,至今想來也讓人感嘆不已。

對於孩子來說,最高興的莫過於上梁瞭。上梁時,鞭炮齊鳴,瓦匠師傅會在高高的屋梁上,一邊說著吉祥話,一邊向下拋灑糖果糕粽,惹得周圍的孩子蜂擁而至,傢前屋後,到處亂搶。主人傢也絕不會說些什麼,反而會說越鬧越興旺,越鬧越紅火。頑皮的男孩,連地上放完的小鞭炮都不放過,仔細地在尋著沒炸響的。隻要找到,就會裂開嘴來得意地大笑。隻要有火藥,就又有樂子可尋瞭。

那時的河水是那樣的清澈甘甜,每傢每戶都有自傢的河碼頭,洗衣、淘米、洗菜、挑水都要用到,可不能馬虎。這就要看這傢男主人的本事瞭,關乎臉面的事,沒有人會懈怠。有的用磚頭從上鋪到下,有的搬來平整的大石塊壘起來,有的奢侈地用寬厚的木材釘成挑板,遠遠地伸到河中央去,引來周圍幾傢小婦女羨慕的眼神和對自傢男人一陣嘮叨。

每當讀到“綠樹村邊合”、“煙村四五傢”、“柳暗花明又一村”……這些詩句時,我總感到非常親切,熟悉的村莊如在眼前。

鄉下人傢,傢前屋後是不缺少樹的。多生長著洋槐樹、皂莢樹、柳樹等經濟實用的樹木,當然也不是什麼名貴的樹,也少有風姿綽約的景觀樹,就是連泡桐樹大多也不願意長,因為那玩意不適用,打傢具不結實。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孩子大瞭,成傢立業,造房打傢具,那些材料正好。

但現在樹砍瞭,溝填瞭,傢傢戶戶圍墻高高,不銹鋼防盜門鋥光瓦亮,我兒時的記憶也漸漸隨風消逝瞭。

村莊的規模越來越大,人口越來越多,越來越雜。村莊現已變成瞭社區,同社區的人都有好多不熟悉。

我的村莊已遙不可及,我的村莊隻會時不時地出現在我的夢裡,走在燈光璀璨的街道上,我還是懷念我那寧靜的小村莊,懷念蘆葦叢中趕鵝鴨,懷念小溝渠裡抓龍蝦,懷念稻草堆旁曬太陽……

大概是懷舊的心理在作祟吧,我竟然覺得落後的小村莊充滿瞭誘惑力,炊煙裊裊下的小村莊似乎有著神奇的魔力,竟然這樣讓我魂牽夢繞。有個聲音告訴我:有著兒時記憶的地方才是傢呀!

就在今天,塵封的記憶被劉亮程的《遙遠的村莊》打開瞭。

上一篇:鬱園

下一篇:童年記憶 周胡子

|   QQ02-235654561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大亨路55號  |  筿杠02-2356545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