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非主流日誌 > 文章

白孔雀

时间:2018-12-0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顏真兒 - 小 + 大

——孔雀之冬.深圳站

白絮輕輕的飄,輕輕的揚飛,一點點,迷離離的落在水藍色的燈光下,吞雲吐霧,好似天地盤斧初開的冰雪世界,一塵不染的白,冰晶玉潔的沉靜,隻有雪花無聲地飄啊飄啊飄......

夜是靜謐的夜,雪是芬芳的氣,白霧濃濃又散開,吹落在我的臉龐,朦朧瞭眼前的色,耳邊似聞鳥聲,清脆啼響,抬頭回眸卻未見影蹤,隻聽鳥樂聲漸漸遠近而來,似撲著羽翅飛來瞭我的身邊,卻又駕著白霧消失不見。

舞臺上,雪花輕迷迷地下,水藍色的光幕、煙紫色的幻景和黑白四色漫漫悠然的陸換著,幽藍的那是海嗎,紫色的可是夢境嗎,白色的是晨曦霧光嗎,黑色是那寧靜的夜,眼前的、腦海中的冥想不斷地潮擁而來,我,落在瞭誰的世界裡?

咚——一陣鐘聲悠悠響起,明目清寧人心,搖頭恍聞我在臺下坐,仿佛心中的舞蹈要開始瞭,美麗的孔雀公主就要來瞭,鐘聲慢慢的漸遠漸近,敲落在心頭,氤氳著一道禪的氣息,彌漫瞭整個舞臺,眼前所有的顏色渾然變得空靈輕然起來,我回想到瞭一片沐浴在佛光下的森之林。

白雪還在不停地下,夜幕靜悄瞭聲息,黑夜披蓋劇場,所有人都坐在臺下細細聆聽著,眼珠兒直直的望著,仿佛是一群坐在黑夜裡靜靜等待著晨曦的朝聖者。

音樂開始瞭,一束白燈照在瞭一株奇石白木上,枝幹無葉亦無綠,隻有一色蒼穆的素白,點綴著星火的光芒,慢慢的從峻石上盤俯而起的是一個白雪神靈,他張摹著,舞動著,好似天庭中的太陽神,白的熾目而莊嚴,他的姿態是那樣的綿緩、溫柔、有力,宛若腳下掌管著一座座綿延青山和一條條浩瀚大河,他就是冬日裡的陽光,保衛著孔雀的守護神。

神靈慢慢坐暮垂黯隱去,舞臺上開始瞭一個永不停息的故事。

白色的燈光流落在一個美麗的白影上,白羽覆額,翠藍掃眉,身著一傾白紗孔雀曳地裙,婷婷依依的立在舞臺之中,宛若一個高貴清美的孔雀公主。

她的手指,她的手臂,她的身姿在燈下不停地舞蹈,描繪著孔雀的模樣,吟唱著孔雀的身影,輕盈旋舞,曼妙清風。

那兩條纖細素白的手臂,宛若雪花裡飄起的兩條綢帶,柔軟的就像水波一樣,乘著雪花靜香狂舞,扇開瞭美麗雪白的羽翼,變成瞭一隻童話裡的森之精靈。

旖旎搖曳,腰肢松軟,水臂飛揚,她靜靜的佇立在雪花裡,變成瞭一朵水蓮花,她熱烈的高舞在冬天裡,變成瞭一隻白孔雀,仿佛世間上所有的顏色都在此時此刻降臨在她的身上,她的臉龐,她的眼睛裡。

臺下所有的人都在為她的美麗而鼓掌,靜靜的凝望著這個人間精靈,臺上的雪花仍在不停地下,她靜靜地收起瞭羽翼,沉睡在瞭雪花裡。

鐘聲鳴動,似在耳邊哀泣不已,在一片白霧繚繞裡走出來四個金色萬丈的佛祖,白孔雀們踏著燈光,啼轉著靈動的歌喉,舞轉翩翩,彎腰輕起,她們舞動著,吶喊著,纖指朝望著光,依戀著這個冬天裡最後的溫柔,臺下的你,已看不清她們的身影,分不清哪一隻是手,哪一個又是頭,隻能望見一個個美麗的身影,不停地在你眼前轉著圈兒飛來,又離去,湧來,又退去,雪花不停地落下,又消失,故事不斷地在告別,又開始。

黑寂的夜重新亮瞭起來,那是一片寂靜的仿若沒有任何生命的世界,白孔雀的臉上結上瞭厚厚的冰繭,沉睡在冬天的雪地裡,燈光輕閃,照在瞭臺下,此時一隻黑鴉閑倚在舞臺之下,懶漫的吹著雪花,撩撥著天地裡的雪色一白,這是這部唯美無比的舞劇之中頗是惹人歡笑,生感有趣的一個角色,他生就一副傲人桀驁的姿態,腰肢輕擺盡顯妖嬈,撩撥著雪花,仿佛就在撩諷著座下的人們,最後扭著腰肢一步步地走上舞臺。

此時此刻孔雀皆都沉睡瞭,在寂白一色的空間裡,仿佛他就是這冬天裡最後的王者一般,仿佛這廣曠天地間亦隻剩他一人瞭,然當我最後望見他懷抱著冰霜面具的時候,眼裡湧出莫名的憂傷和寂寥,那一刻,黑鴉也是孤獨的吧,一身漆黑如墨的羽毛,隱進瞭夜裡,你,還看得到嗎?

冰雪漸漸的融散瞭,光影陸離,一隻隻孔雀流盡瞭生死的輪回,舒展著羽翼抖落瞭臉上的冰繭,寂靜,繭落瞭,一個、三個、五個,全部都落瞭,燈光下的白孔雀從死走到生,從結束走到開始,歲月也從終點回到起點,一切都是對生命的感悟和考驗,一切逝去的亦從未消失。

《孔雀之冬》演到瞭這裡,我已明白,我看的不隻是一場舞劇,而是上升至對生命的思考,一個人的生與死又有何重要?重的是你的心。一個人的境遇、年齡、才華又有多重要呢?最重的還是你的心。正是這種人生美學的融入,這場舞劇從一種表象的美,得到瞭內在的升華。

我最喜歡的是孔雀公主和白雪神靈冥舞的那一段,那是一種仿佛經過千年萬萬年,在無數次的相遇和回眸裡,終於找到瞭你的深深悸動,像山遇見瞭水,琴愛上瞭簫,孔雀依戀著白雪。

那是在一片冷峭寂黑的時光裡,天地無人,清蕭無聲,臺上打下瞭兩束燈,一盞,在孔雀公主的面前,一盞,在白雪神靈的面前,兩人似乎看不見彼此,卻又能依稀的感覺到對方。她輕輕地走著,他輕輕地走著,輕緩又靜悄,兩個人在夜色裡輕輕地伸出手,輕輕地觸碰著,輕輕的觸碰著又害怕的縮回瞭心。害怕著又憧憬著前方的那個人兒,重復著一次次的動作和情感的相互碰撞與傳遞,最後兩個人,終於走到瞭燈下,她睜開眼瞭,他望著她,兩個人懷抱著共舞起鳴,那一刻,仿佛世間上所有美好又寂寞的欣嘆都落下瞭淚光,唯有伊人如花。君子如玉,美景無限。

一場孔雀之冬的故事慢慢的隨著最後的曲音而慢慢落下,臺下的觀眾熱淚盈眶,掌聲久久未停,謝幕臺遲遲未落下,是因為真的喜愛啊,喜歡這個舞劇,喜歡楊麗萍給我們帶來的這一場人生舞蹈,它展現瞭孔雀的高貴之美,講述瞭向死而生的勇氣,講述瞭生命的意義,還有愛情與人性、勇敢與執著、孤獨和憧憬,它在我的心裡永遠都沒有結束,就像這個冬天裡的白孔雀一樣,永遠的永遠飛舞旋轉,生生不息。

你喜歡冬天嗎?她說:冬天是塵埃落地的美。

而所有的生命都已經死去,所有死去的都已經涅生,也許正因為經歷過死亡的美,看過瞭盛與衰的輪回,才懂得瞭生的可貴,懂得瞭生命的意義,冬之白雪便恰如對人生最後的叩問,一切繁華化成空,歲月歷經百態終是無色亦無念,唯獨著雪白的冬,寂靜的天,蒼寥的無,才是生命最後的歸宿。

你願和我,涅重生嗎?去,去,去和冬天來一次相戀。

上一篇:秋彼岸花開

下一篇:冬月暮雲冷樹

|   QQ02-235654561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大亨路55號  |  筿杠02-2356545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