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非主流日誌 > 文章

人走茶未涼,物非人還是

时间:2018-12-03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可人兒! - 小 + 大

不否認,曾經巴掌大點的那紙錄取通知書有很大的魔力,讓年少的我們懷揣模糊的夢想,帶著濃厚的鄉音,去到瞭那個叫農校得地方,見面時的交流幾乎靠蒙和猜。

後來才發現學校的日子並不好過,吃瞭還餓的夥食,各種奇葩的規章制度,搞不完的衛生。讓人很快就生厭,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

在那個不知什麼是社會的地方,老師的語重心長就像嘮叨的父母,我們並不放在心上。腦子裡填滿的是校門外得麻辣燙,校園內的甜薄脆,花生牛紮,豆腐皮,還有火車站的油餅子。隻要能出去,就必須帶個回來跟大傢分享,至於考試什麼的仿佛可以不管。

在校時,除瞭與同寢室的同學關系很好外,很少與老師和同學交流。年少的我們跟琴一樣,不會自主發音,非得有人撥動。老師交代,我們完成並回復,剩下的時間就是神想和狂吃。

受時間的恩賜,我們很快就離校瞭,恍惚間就過瞭二十年。那天,我們因瞭想見,一張車票把我們聚在瞭一起。

再次的見面,我們都歷經瞭很長的過程,說沒有變化實屬太假。成傢,立業,頭長白發,臉生細紋。歲月裡該有的我們都有瞭。

但萬變不離其中,我們依然保持著最初的本質。良好的校風養成瞭我們一身正氣,三年相處結下的師生情,同窗情都還在。讓很長時間未曾見面的我們,沒有見面時的尬聊,而是依然的隨意,胡說八道的同學試聊天。就連在校三年很幾乎沒說過話的同學也不陌生。那時最嚴肅得我和秋萍如今也能笑出聲來。當然,從前咋哇的人依然不肯安寧。

當老師們步入現場時,我們都很驚喜,激動。手舞足蹈的叫著“秦老師”,“汪老師”,“任老師”,毫無藝術成分,就是久別再見時的高興和歡呼。盡管老師們猛的發現當初如花少年,如今這般模樣的站在他們的面前,早已認不出當年那個誰是現在那個誰瞭。但是,他們依然記得當年硬塞知識給我們而我們還不願接受的情景。

老師就是老師,不管你年齡幾何,他們還是怕你不開竅,怕你努力,不上進。

汪老師推心置腹的人生經歷分享,其實不是一個簡單的敘事故事。他就差說:“同學們,其實我就想告訴你們,什麼是人生,價值何在。”

秦老師還是當年的聲聲調調。冷透瞭的幽默,始終不能把他自己逗笑。我們在言笑之餘,認真思考著他的那句:“同學們,不怕你們都四十歲的人瞭,汪老師說的話,恐怕你們還是理解不瞭~~”

說實話,要是真悟透瞭,我們就會陸續冒出汪老師之二,之三,之若幹。有差距就是因為悟性不夠。

班主任任老師也沒再繼續著他的酷,慢腔細調說,成腔成調的唱,感覺他溫柔多瞭。二十年後在我們面前還是幹的保姆工作。“喝酒不開車”,“酒後不許亂跑”,“明天幾點到”。

最重要的是任老師對其他兩老師說:“反正我就這麼多學生,你們看咋個裝得下就使勁裝。”我們都明白,這樣的話老師不會輕易說出口,隻是因為我們不爭氣,他怕我們未來不好過。

在老師們面前,我們依然是個孩子。千叮萬囑終歸我們過好他們安心。經歷多瞭做不好就被罰的我們,體會到瞭久違的被關愛,所以,我們都感激。

第二天的飯桌上,隻有二十個人。每一個人的發言都撿好的說,就是怕老師擔心,同學難過。二十年的時間都會有故事,隻是不被拿出來。

在場老師和同學惦念著沒來的,或者沒聯系上的每一個人。都想知道遠方的他們過得好嗎?都希望他們在各自的世界裡靜好,安穩。期待來年能看到他們。那一刻我後悔自己沒讓王春容和史紅梅一起來,因為她們都想來。

不得不承認這次同學會非同往年,動心動情。我們對綿陽的同學有著深深的內疚,她們準備瞭接近兩個月時間,反復修改的方案,反復考察,協商的地點,為的就是給我們一個最好。

在她們身上我們看到的是當年學校良好的風氣,自己沒關系,先給別人做好。對她們的付出我們不可能無動於衷,所以才對自己的沒幫上忙而內疚。

臨別時太陽仔細的鋪瞭一層又一層,但我還是微微發抖。看到站在門口的老師和同學,看到要送我到車站的室友。我真的想擁抱每一個人。他們眼裡的不舍,我悄悄咽下的淚,發不出聲的喉嚨讓我無法體面的跟他們道別。

假如我還是一個人,假如沒有孩子在車站等著,我不可能離開,還要帶走我的室友,讓她們陪我穿大街,走小巷。非要送到車站,非要陪我再坐坐。

我一再的催促,卻不敢看康希的車裡,也不敢看下樓的小紅。埋頭扯著手指,心裡像喝多瞭酒一樣絞痛。

其實,在來之前,沒想過會有這樣一個難舍的過程。二十年前高興的跟同學“拜拜”,急著回傢看父母常言說:“人走茶涼,物是人非。” 沒想到二十年後,卻不願“拜拜”,想留下來再聊聊。原來,人走茶未涼,物非人還是。

這次的相聚,用盡瞭情感。就是一個原原本本的我們,出現在瞭老師和同學的面前,毫無面具可言 。

陪一程,念一生,許多年後的今天,早已是一個用物質的程度衡量感情深度份社會。也隻有在老師和同學面前還是那麼無所謂權貴。

我們隻想用心祝福每一個到來瞭的同學,用情惦念沒來的同學,用最大的虔誠為每一個人祈禱,祈禱在歲月裡無恙,在時光裡安康!

上一篇:鏡中人

下一篇:老井

|   QQ02-235654561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大亨路55號  |  筿杠02-2356545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