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非主流日誌 > 文章

老井

时间:2018-11-2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紮西次仁絳秋 - 小 + 大

村邊有一股清泉,坐落在行人密集的路旁,吐著清澈的水源,又甘心的享受恬靜悠閑的光陰,它不去埋怨,也不去記仇於別人的侮辱。

青苔占領瞭原本光滑平整的空地,被雨滴滴瞭一地的傷疤,不算繁華的它,而今更顯得落魄瞭,唯獨不斷湧出的泉水,告誡路過的人,它依然有著茂盛的生命力。

夜晚的思緒,是被太陽曬過的青草,壓抑的意念,像一道故意忘記鎖門的圍墻,沖破煎熬的等待,迎著風悄然蘇醒。

這兒也曾熱鬧,洗衣的女子,打水的小哥,還有淘米的大娘,年邁的老爺爺,抽著煙筒,瞬間敲醒熱鬧的繁華。偶爾,還有幾句動聽的山歌,從小夥的嘴裡突然蹦出,跳進姑娘的心裡,溫暖月光下的村落。

清晨或傍晚,歸傢的牛群,還有待喂的豬,在各自的天地理拼命吆喝,一戶戶當傢的母親,提著水桶,挑著扁擔,心裡裝著不一樣的故事。水已打滿,又不用急於回傢,停在路邊,靜靜的任時光聽著她們的故事,帶著桶裡的蒸汽離開,就像她們隨意說出的故事,不曾被深深記著,已偷偷躲進瞭內心。

一柱香的功夫,所有痛苦和快樂都一並分享,又各自挑著扁擔,打著水回傢瞭,或許,甜蜜的話語可以當肥料使用,一旁的野玫瑰,羞澀的戴著幾點鮮艷的色,似乎也要靜靜地同她們說上一句傢常。

然而,它終於還是感覺到瞭滄桑,舀水的竹瓢,不知何時被拗斷瞭手柄,握在手裡,急似想掙脫噩夢的泥鰍,恨不得馬上找一塊稀泥,埋沒瞭不易被發現的軀體。有一天,它看見一個路過的孩子,試探著靠近,卻不安好心的在水井裡丟瞭一塊石頭。

此時,最興奮的莫過於那幾條魚,曾經想著越過龍門,卻不小心成瞭看護泉水的冷水魚,不甘心就此落魄,卻始終找不到出入大海的方向。但是,而今那泉,也不在光輝,它們也甘心的留瞭下來。

某天,村裡斷水啦,人們自然想到瞭那口井,於是,一旁的野草被清除瞭,好不容易當瞭老大的青苔,不情願的讓出來位置。

可是,熱鬧隻是一時的,人們隨即又在文明的節奏裡選擇瞭忘記。

扁擔,在悲壯的唱著歌,落在水裡的月,被路過的馬兒吞下,一支渲瞭煙火的竹笛,在老者的手裡急急轉動,發出幾聲不和諧的音符,終於嘆息著躲進瞭竹炭做的圍墻,久久回望,卻已然回不去瞭。

它靜靜的等在那裡,等下一個天亮,可惜,挑水的扁擔經不起打磨,挑水的人已不再歸瞭。

豎日清晨,一個年邁的老者,舀起半桶水,叫喚隨之而來的小孩,一晚一少的離開瞭。

一隻被遺忘的小桶,孤獨的等待著夜晚的風,坐在電視旁的老者,躺在一邊的小孩,已然入夢。

上一篇:人走茶未涼,物非人還是

下一篇:慢搖一段時光,慢捻生活

|   QQ02-235654561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大亨路55號  |  筿杠02-2356545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