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非主流日誌 > 文章

似水年華

时间:2018-11-2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五分鐘天黑瞭 - 小 + 大

合上書時,有很強烈的沖動要去寫下心中的感動,可在第一個字上就停頓瞭很久,我盡量保持冷靜的問自己,到底為什麼而感動?

看瞭黃磊的《似水年華》,喜歡上烏鎮,感覺這裡真是個適合戀愛的地方,有流動的河水,高挑的屋簷,濕漉漉的石板路,脫落的像是寫滿故事的磚墻,有長長的窄窄的巷道和讓絕望的人更加絕望的天井般的小院。

第一次去烏鎮,我以為會感動到哭,可是我沒有,第一個冒出來的想法竟是“這裡太容易走丟瞭吧”。書中,文說“烏鎮一共有七座橋,每一座橋都可以過這條河,都可以到達同一個地方”,可就這樣小小的地方仍讓人有種迷失途中的感覺,或許是寄托瞭太多情愫,才想去找尋更多,而忘瞭它隻是一個普通的小鎮而已。

我努力去回想文和英的故事,相遇的書院,牽手的小巷,看日落的河畔,第一次擁抱的客棧,像極瞭一個失憶的人努力想找回自己的記憶,可那明明和我無關。

我相信文和英愛過,或許像英說的是一瞬間,剩下的是掙紮,還有惦念。很欽佩英的勇敢,為愛孤身重遊烏鎮,隻為那個人能給自己不安的心一個答案,可,文終究給不瞭答案,我能想象英的絕望,也能體會文最後的掙紮,他和英一樣無助與迷茫,在愛的沼澤裡,無人能救起一個絕望的人,他們註定隻能接受真實的命運。

他們的愛是真摯的,每一次相擁都揣著強烈的氣息,像是鼓足瞭勇氣要把對方揉進自己的生命軌跡裡,以為努力瞭就可以繼續愛下去。可他們隔得太遠瞭,除瞭愛幾乎一無所知,如果英不回到烏鎮,文可能壓根搞不懂砰砰的心是什麼病癥,抬頭看著床頂的地圖時眼光也不知落在何處,是英的目光和身影讓他看清瞭自己的心。

有時候挺替文著急的,總是慢慢悠悠文靜儒雅的樣子,像是在試探,又像是在等待,等待一場對白,等待一場送別,等待一夜成長。我曾想,如果他是個成熟的男人,有著寬厚的臂膀和堅定的信念,不隻是個守著書院修復古書的書生,最後的愛情會不會圓滿?可笑的是,當設想剛剛出現時就否定瞭這種結局。因為,如果他不是原本的樣子,他們之間壓根不會出現愛情,甚至連交集都不會有。

默默是個可愛的姑娘,從小跟在文哥後面長大,像一朵艷麗的花,逗得文哥咯咯笑。或許文的生活中就該出現這樣的女子,讓平靜如水的生活蕩起一些漣漪,讓沉寂的生命有些鮮活的樣子。愛情尚可像詩一樣純粹,但婚姻不行,它總會牽扯太多間隙之外的繁瑣,不是所有的問題都是一句情話可以解決的。

或許最完整的人生就是“談戀愛要像文和英,過日子要像勁和秀,老瞭的時候要像奇叔有個瑩可以思念”。所以愛情從沒有遺憾,隻要愛的時候是真摯的,擁抱的時候是有溫度的,即便走到岔路口含著淚水說出再見仍放不下牽起的手,即便接下來的風景很長一段都要一個人走,生命仍是值得感恩的。

上一篇:每一次相遇,都是溫情的凝眸

下一篇:唯夢想和愛不可辜負

|   QQ02-235654561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大亨路55號  |  筿杠02-2356545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