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情感日誌 > 文章

三六九等

时间:2018-12-2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巖峰江月 - 小 + 大

賈平凹在小說《廢都》中這樣說:“一等公民是公仆,祖孫三代都幸福;二等公民搞承包,吃喝嫖賭全報銷……九等公民做教員,魷魚海參認不全。”看過這段以後,先是覺得挺搞笑的,不過現在無論如何都笑不出來瞭。

前陣子學校裡面一直都不消停,外加這件事的發生,讓我對中國的教育系統失望及瞭。他是我曾經的同學,本來他不是一個這樣的人,如果沒有那些事的話,我真的不會相信像他這樣的也能做出這種事來。

高二分班瞭以後,他被分到瞭一個管理很嚴格的班級並遇到瞭一個十分嚴肅的班任。受不瞭高壓政策的他選擇瞭與老師對著幹,後來是師生兩人大打出手。當然,以他那瘦小的身材根本無法與強壯的班任抗衡,於是他失敗瞭,他認為他的顏面掃地,結果他買瞭一把刀裝在書包裡等待著一個時機可以從從書包裡抽出拿把刀架在老師的脖子上,不僅是為瞭在班級立威,更是為瞭為他出一口惡氣。

於是,經過瞭半年的摩擦、半年的鬥爭,在第三個半年,他做出瞭這個愚蠢的決定,以一次很小的事情作為導火索,他將拿著刀指著自己的班任用十分骯臟的話語來問候老師的母親。在這個時候,我想兩人已經完全的跳出瞭“教師”與“學生”的角色,完全變成瞭兩個男人之間的決鬥。結果是毋庸置疑的,盡管他帶著刀又能怎樣呢?他不傻,他知道看下一刀自己的結果是什麼。

他今年已經五十八歲瞭,作為一名人民教師,每天就上一節課,剩下的時間就在辦公室裡看看手機、玩玩電腦偶爾去體育館打打球。他的生活很節儉,每個月六千多的工資,兒子兒媳在北京有正式工作,但是他堅持每天坐公交;眼鏡腿壞瞭舍不得換,而是找學生們要他們不用的眼鏡;弄瞭個支付寶的“掃碼領紅包”貼在前面讓學生們掃碼。誰能想到這樣一個吝嗇的小老頭竟然早已被評上瞭高級教師並且是曾經的學校副校長。

大概是是十年前吧!這個地方的教育系統十分混亂。沒有他們做不到的 隻有你們想不到的。而他就是這場混亂的犧牲品,由一個副校長做回一個普通的老師,他熬過去瞭。還有不到兩年的時間,離開這個讓你傷心的地方吧!

他今年四十八歲。與前面那位既是知己也是忘年交。他曾經是一名十分優秀的班主任,帶的永遠是重點班,可唯獨那一屆不是,那也是他帶的最後一個班級。學校裡轉來瞭一個學生,傢裡有權有勢,被安排在瞭他的班級,來報道的第一天學生傢長就對她說:“老師啊,這是我們傢三代單傳的獨苗,我已經和上面打過招呼瞭,他做瞭什麼錯事,還請老師多多擔待。”他看瞭一眼那個學生。正所謂是長發飄飄啊!他知道這是學校扔給他的一塊兒燙手山芋。沒辦法,得接著啊!

一名長發飄飄的男子遊走在校園裡肯定是要出事的。學校裡的一位中層領導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發現瞭這個學生。領導的做法是找瞭這名學生的班主任,也就是他。接著一頓劈頭蓋臉的臭罵。以後。十年以來他再沒有做過班主任。

曾經都是從教師做過來的。冤冤相報何時瞭。他們做出瞭太多讓人失望的事,學生跳樓自殺。警方已經掌握瞭死者遺書,教育局最後仍然要學校來承擔喪葬費。賈平凹將公民分為瞭十等就失去排在瞭第九等。曾經宋濂“立侍老師左右。援疑質理,俯身傾耳以請;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禮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復;俟其欣悅,則又請焉。”而現在,老師站著,學生坐著,幹講四十分鐘,連口水都不能喝。學生卻在下面吃著喝著說著玩兒著。仿佛是在聽相聲一樣。

我不知道教育局會如何處理這次的持刀事件。又和以前一樣,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老師的身上嗎?我真切的希望你們不要再做讓教師們心灰意冷的事瞭。

上一篇:感謝,每個轉身都是成長

下一篇:千年紡車

|   QQ02-235654561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大亨路55號  |  筿杠02-2356545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