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情感日誌 > 文章

陽光的活著

时间:2018-12-2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高文海 - 小 + 大

我們跨進門,老太太熱情地招呼我們,她是一個陽光,開朗,剛健的老太太。寒暄時老漢一動不動地躺在客廳裡面的單人床上,他的床緊依著中間的佈藝沙發,枕邊放著一臺很小的呼吸機,頭頂繞著輸氣管,我們和老太太大聲寒暄完畢,他依然靜靜地躺著。老太太說,老伴患有帕金森、心腦血管疾病和肺部疾病,生活已經不能自理。

曉帆走近老漢床前,喊瞭一聲:“大伯”。老漢睜開眼,激動地抓住他的手,含混不清地吐出幾個字:“曉帆來瞭!”,臉上綻開激動的笑容。憑感覺,老漢雖然口齒不清,行動不便,但頭腦依然清晰。曉帆隨機摟起他的背,扶起他,攙扶著,慢慢地將他挪到輪椅上,然後推著輪椅繞過茶幾,又把他從輪椅轉移到沙發上坐定。老漢臉上一直掛著微笑,我感覺這是一個心中裝滿瞭陽光的老頭。

我踱到電視墻根,看墻上掛著的相框,相框裡是一張放大的照片,一個筆挺的男子頭戴禮帽和墨鏡,身著淺色大方格子西裝在一個大廳裡走,身後跟湧著一幫中國人和歐洲人,酷斃得讓人咂舌。照片底部用鋼筆寫瞭一行字:“在比利時政府考察,1989年”。老漢見我看照片,微笑著望著我:“我今年83歲瞭,去比利時那一年54歲”。由於腦梗,肺氣不是很足,聲音很沉,字眼含混,但他表達的意思我全明白瞭。我知道照片上這個打扮時尚的,帥呆瞭的男子是當年的他瞭!

曉帆為瞭逗他樂,要給他拍照,他說:“我照相要戴眼鏡,戴上眼鏡就看不到眼袋瞭”。說著用手指瞭一下茶幾下的眼鏡,逗得大傢一下子樂瞭起來。他又說:“要戴上帽子”。又比劃著讓曉帆到臥室去找。曉帆找到瞭五六個不同款式的帽子,全是很潮的禮帽,放在他的面前,老漢得意的選瞭一個扣在頭上,然後挺起腰,聳瞭聳肩,坐得很端正,欣欣然,微笑著面對鏡頭,曉帆豎起大拇指:“酷!”笑聲充滿瞭整個房間。拍完照曉帆去修理馬桶,他告訴我,西安霧霾重,他一直住在海南。他這病如果不住海南的話早沒瞭。接著他講習總反腐,講他年輕時的古,雖然口齒不很清晰,但我猜明白瞭。

老太太把飯做好瞭,喊我們吃飯,曉帆要攙扶他到飯桌前就餐,老漢不停地搖手說他不吃,老太太也說,他這會兒不能吃飯,他需要休息。我們吃飯的時候,他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一會兒抓起一個禮帽扣在頭上,一會兒又抓起另一個毛線織的防風面罩套在頭上,做幾個調皮的鬼臉,逗得飯桌上的我們哈哈大笑。

吃過飯,老太太說傢裡電腦屏不顯示瞭,股票軟件也打不開瞭,老漢炒股看不到股票信息瞭,讓我看看怎麼回事。我隻是驚嘆!83歲的人瞭,病況已經這樣瞭,竟然還在玩股!

我們臨走時老漢搖手示意我們稍等,他撥通瞭一個電話,很認真地說:“喂,我傢裡來瞭一個搞農業的教授,你下午有時間陪陪他們轉轉,我想你一定會感興趣的”。曉帆忙搶過電話:“你好!對不起,我們下午還有別的事情,我們對當地很熟悉,下午我們自己有別的安排,不用麻煩您瞭,謝謝!”曉帆說完掛斷瞭電話。

第二天清早我們和老兩口去道別,老漢依然躺在客廳的床上,我和曉帆走到他的床邊,希望他睜開眼,他的眼睛卻一直閉著,輸氧管在鼻孔裡插著。盡管我們的動靜很大,他卻睡得很香,我們沒有打擾他。

老兩口相守在秦嶺山城,無論生活多麼艱難,疾病多麼痛苦,生活要繼續,快樂要繼續,陽光要繼續。

上一篇:樸實的感動之五

下一篇:夢見

|   QQ02-235654561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大亨路55號  |  筿杠02-2356545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