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情感日誌 > 文章

那年雪後

时间:2018-12-2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字裡尋歡 - 小 + 大

那年雪下瞭許久,積瞭很厚,究竟多久、多厚,我已經不記得瞭,隻是記得多年瞭沒有遇到過那樣一場雪,還記得的是雪後,六爺逮瞭一隻兔子,死瞭一隻貓。

少年時,我一直有一個願望,下大雪的日子,牽上土狗小白去山上抓一隻兔子,小白倒是很興奮,很積極,可每次都無功而返,隻是一次次把希望留到來年冬天。

聽說六爺逮到瞭兔子,我就馬上往他傢趕,可還是晚瞭,我沒有看到活潑可愛的兔子,兔子已經進瞭蒸鍋,端出來,那時的我已經分辨不出和豬肉的差別瞭。

積雪的那個晚上,我在外婆傢,第二天趕回來時,已經快中午瞭,以後很長時間我都在想,如果不去外婆傢,六爺逮的兔子就是我的瞭,我傢的小白比六爺的老花跑的快多瞭。

六爺夾瞭一塊兔子肉給我,我沒有接,轉身跑瞭,我想要的隻是一隻能蹦跳的兔子陪著玩耍,而不是一塊噴香的兔子肉解饞。

我心裡有些責怪六爺瞭,責怪他把那隻我尚未謀面的兔子殺生吃瞭,一下午我沒有去他傢。

六爺住在我傢屋後,是個篾匠,我很少看到他做簸箕、谷蘿、米篩之類的傢庭小物件,他隻做炭簍。

那時村子附近有好多煤窯,煤炭都是用炭簍盛裝從地下運到地面的。六爺手藝好,炭簍做的紮實,找他定貨的人多,似乎一天到晚都做不完,晚上也經常加班到半夜,甚至天明。

這並不影響孩子們對六爺工作間的喜愛,因為有更多的材料制作竹刀、竹劍、竹槍,休閑的時候,六爺還會露上一手,親自給年齡小的孩子做把寶劍,會在劍柄的頂端車個眼,讓你回傢掛上紅毛繩當紅纓。

再去六爺傢,是第二天瞭,確切地說第二天晌午聽說六爺的貓死瞭後,心裡有些平衡瞭,似乎覺得給小兔子出瞭口氣。

有人說六爺的貓是熱死的,也有人說六爺的貓是凍死的。六爺的貓是黃顏色的,兩隻眼睛像寶石一樣晶瑩,白天六爺忙碌的時候,它就跟著蹦來蹦去。

也許是吃瞭兩塊兔子骨頭,吸收瞭兔子的天性,貓一下午蹦的更歡,傍晚掉進水缸瞭,起來後水淋淋的瑟瑟發抖。六爺心疼瞭,用竹片子烤瞭一堆火,給它烤火,烤到半夜,身體烤幹瞭,毛也烤沒瞭,第二天早上,六爺發現時就已經凍僵瞭,無力回天。

那年雪後,我再也沒有和小白去追逐兔子瞭,再後來小白死瞭,再後來我再也沒去六爺那兒制作竹刀、竹劍、竹槍瞭,因為六爺也死瞭......

上一篇:初之戀

下一篇:品味故鄉

|   QQ02-235654561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大亨路55號  |  筿杠02-2356545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