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非主流日誌 > 文章

千山遠,千裡念

时间:2018-09-30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蓁華曦言 - 小 + 大

編輯薦:在異鄉寫下故鄉的篇章,她已定格在最深的思念中。她的山水都想用畫筆一筆一畫的畫在腦海裡,就像她的一草一木都曾走遠,永遠是最初的模樣。

“當微風送花草清香,正是我想的季節,遠方的傢是否無恙,江水日夜流淌.....”每當聽到李建的這首《故鄉山川》,心中總泛起波瀾。人生在世,有一片故土是我們不能忘懷的念想,是漂泊異鄉者靈魂的歸屬地。

月兒高掛長空,站在月光的柔情裡,它不言我不語,就這樣在靜默中讓情感無處宣泄,當眼眶中掉落的兩滴水形成淚珠,透著故鄉的字眼破碎在異鄉的土裡,轉身而去,他鄉永遠無法消除鄉愁,亦無法將它替代。

那裡有流傳在歲月裡無法割舍的山山土土,是一切的一切。它沒有整夜的燈火通明,沒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沒有日日夜夜流淌的江河,它是遠離城市與世隔絕的小村落,讓人愛一生、戀一世。

清晨時刻,一片驕陽從東山那頭慢慢灑下來,像極瞭天山隨風飄動的雲彩,也像極瞭村裡美人舞動的裙擺,更是像極瞭村落追趕的小人兒。若此時正在山間的林子下,暖陽穿過樹枝葉灑在頭上、臉上、身上及周圍的地方,也像極瞭夢中王國主人。而這一切的美好也不過是深處他鄉孩子的想象罷瞭,想象著故鄉的路、山、土。

塊塊石頭搭起的石路,由山底的村落搭往大山深處去,搖眼望去像巨蛇爬行,蛇紋就是塊塊石路。當踏上石路時,發現它是金黃色的,金黃色是人們走過留下的痕跡,細細觀察也不全是,石塊的周邊還有灰色的。走到山的岔口,四條石路延伸到村底,看著又像這個村落的四條支柱,支撐著村裡人走過年年歲歲。

它是幾座大山圍成的山間村落,山便成瞭村中主題,山裡更有各種果樹。記憶中,記得野果成熟時節,總會約村裡的小夥伴一起上山摘果,葡萄、梅、桃子......山裡應有盡有,偶也會被小峰蟄過也全不當回事,沉溺在吃的歡樂中。我記得跟隨父母上山砍柴割草放羊過,記得在林中池裡遊泳過。山中曾留下過很多美好的事,現在卻隻能任思緒飄回去重復曾經快樂的點滴。

土地是人們生存的基礎,在土裡種著養活一傢人的糧食。那片土地因沒有河流經過,不能種植稻谷,世世代代種著玉米,玉米成瞭最珍貴的食物。收貨時節,背簍裡背上的不隻是玉米,還有一傢人的希望。在那土裡,我也曾和它親密接觸過,和奶奶一起鋤草、種地、摘黃瓜、挖紅薯,帶上的草帽,我不隻是奶奶的助手還是土地的夥伴。

細說她的故事卻已成為霧裡的故事,一層一層透露出迷蒙的感覺。或許正是這孩提時期的記憶是我不能忘卻故裡的溫柔,山水雲間都曾留過我最純真的一面,就算是雲裡霧裡,依舊能觸摸到她的密語柔情。

春曉時分,陣陣青草花香隨風而來,愛草愛花的小人兒怎可放過,背上小背簍踏門而出,追逐她的愛物去瞭。觸碰到的桃花、杏花及各種不知名的花都是她手中最美的禮物,她曾與花兒對語過:她要在花香中做最美的新娘,等待王子的出現。如今,花兒遠走花香飄香瞭,她的王子依然在遠方。她曾摘下的草還記得是媽媽口中可以治療感冒、清熱解毒的草藥,而今草長什麼樣都已模糊瞭。

夏日夜晚,伴月光、伴微風,她曾在傢裡屋頂跟村裡的夥伴比賽剝玉米過,也在這樣的夜晚,她聽外婆講起稀奇古怪的也是最好聽的故事。在那裡,她數玉米的的輕語,睡著瞭的身姿都已定格在最深的記憶中瞭。

秋分時候,在秋日裡拔草是她最喜歡的時節。因為這個時候爸爸種的山藥可以吃瞭,就在地裡燒起大火烤著吃就是人間美食,勝過城市中千千萬萬的美味,今天的她依然這麼覺得。

冬季寒風,最喜歡偷拿哥哥做的小火爐上山瞭。哥哥說把有火的小火爐放在樹枝上可以引來小鳥,鳥兒熏暈就可以抓瞭。她試過很多遍,隻是到瞭離開這個地方也沒有抓得過一隻小鳥。

她還喜歡趁爸媽不在傢偷偷拿玉米烤吃、喜歡老師用傢鄉話教過的書、喜歡用樹葉舀路邊的山泉喝......

在異鄉寫下故鄉的篇章,她已定格在最深的思念中。她的山水都想用畫筆一筆一畫的畫在腦海裡,就像她的一草一木都曾走遠,永遠是最初的模樣。

上一篇:內心素簡,人淡如菊

下一篇:流年蹉跎,歲月無恙

|   QQ02-235654561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大亨路55號  |  筿杠02-2356545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