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日記 > 文章

我的愛向陽,餘生卻隻留淡淡的丁香

时间:2018-08-2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凰璜Brenda - 小 + 大

“你說,海棠為什麼沒有香氣?”

“海棠無香,是因為暗戀去瞭,它怕人聞出心事,所以舍瞭香。”

01

7月的南國,流夏,溽熱,整個人感覺像是被一層濕噠噠的棉被壓著,像是被生活禁錮著的困獸。

放下電話,江皓無來由地覺得煩悶。

心裡有個疙瘩像是泡瞭水的黃豆,膨脹得快要堵上瞭嗓子眼。

電話是媽媽打來的,言語間又是催婚。

是啊,29歲瞭,這個年齡在法律上的定義都算晚婚瞭,可堪堪當下他連個女朋友都沒有。

江皓出身在江南水鄉,南京讀的大學,還沒畢業就被校招進瞭公司。一待就是7年,從助理工程師做到瞭項目組的高級工程師。

公司發展很快,兩年前搬進瞭深圳市高新技術產業園。在以創新速度著稱的深圳,像江皓這類型的技術骨幹很吃香。

他現在住的小公寓,就是公司為高級管理人員租的。

除瞭工作,這裡的高樓大廈,這裡的人來人往,仿佛都與他無關;他時常感覺孤獨。

都說,心安即歸處,那何處才是我的歸處?

有時候他很懷念傢鄉的靜逸閑適,小橋流水,青黛白瓦,楊柳青青繁花點點;而他也隻能在小陽臺上栽種些容易生長的花草盆栽,權當為自己的心間蓄一點綠意。

暗香浮動月黃昏,可惜他種的花花草草,甚至是當季盛放的海棠也全不是芬芳馥鬱的主。

曾經有位姑娘也問過他,為什麼海棠沒有香氣?

02

姑娘叫向陽。

是個長得如向日葵般明媚大氣的姑娘。有一頭海藻般濃密的及肩頭發,圓溜溜的大眼睛,像兩顆炯炯的小太陽。怎麼看,都是輕快明朗的旺盛生長。

向陽是陳靖的同鄉。陳靖是江皓的下屬,也算是他稍微交心的朋友。陳靖的性格外向活躍,跟公司的上上下下都能打成一片。尤其是一張抹過蜜糖的嘴巴,上能哄騙七老八十,下能迷惑不經世事的小姑娘。

第一次見到向陽,他也權當她是傾倒在陳靖花言巧語下的姑娘。但向陽的從容自如又讓他覺得不一樣,但究竟如何不一樣,一時間江皓也無從說起。

直到在周三下午的經營例會看到坐在大老板身邊的向陽,他才恍然明白這種不一樣是她的職業特性。

大老板是出瞭名的嚴苛,向陽能當他的助理,自然也是白骨精一名。

每天都有會議,會議開太多,大傢都免不瞭有些皮懶。各部門負責人一個接一個應付式地匯報著工作,向陽快速地記錄著,偶爾跟大老板耳語幾句。

會議總結時,向陽在大老板的首肯下,將各部門的周工作總結與計劃逐一挑瞭問題,大老板的面色越發難看。江皓心裡籲瞭一口氣,看來以後開會不能再混下去瞭。

江皓抬起頭,向陽眉目挑動地沖著他地笑瞭笑,那一刻,他突然感覺有一道光劈開瞭混沌,有升華亦有沉降。

03

公司有食堂,一日三餐都是免費的。向陽經常與江皓他們同桌吃飯,於是有些流言蜚語就傳開瞭。一日,三人又碰在一起午餐,陳靖竟然當眾問瞭出來。

向陽先是一愣,然後似笑非笑地看向瞭同樣一臉懵的江皓,說,原來是我妨礙你的桃花啊,要不然我以總裁辦的名義發一封公開信,昭然我的坦蕩無求?

江皓的心裡像被潮水湧動過的沙灘,喧鬧過後是空冷的落寞:她為什麼就不介意?

然後心裡莫名就掠過一把聲音,是部門裡有位女工程師的冷嘲熱諷:你別看她長得斯文大方,經常陪同老板參加社交應酬,誰知道被多少男人摟摟抱抱?這樣的女孩子能正經嗎?

都是同事,別在背後這樣說人傢。不好。

女工程師有點訝然,江皓從來不曾厲言疾色過。

看著向陽自然地在他的食盤中挑著青菜,江皓心裡突生煩躁,脫口而出:臟不臟? 你不嫌臟,我還嫌臟呢。

向陽愣住瞭,陳靖也愣住瞭,向陽一直看著他,眼神慢慢地冷瞭下去。

陳靖問他,你今天是怎麼瞭?向陽又不是第一天挑你盤子裡的菜吃。

江皓無言以對,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瞭,隻覺得心裡有一團火,燒啊燒的,覺得心疼,覺無奈,更多的是懊惱。

那天不愉快後,有好長一段時間不見向陽,江皓心裡失落,好些天睡不好,心裡總是有個聲音在反復折磨他。

好不容易等向陽出差回來,他反復實驗後終於成功做瞭一盤茶葉蝦,討好地端到向陽面前。

向陽冷眼看著他,江皓隻得腆著臉說,這是我做的,給你賠不是。

陳靖在一旁幫襯著好話說盡,終於等來向陽眉頭一松,說,你來剝蝦。

吃著吃著,向陽的眉眼又開瞭,江皓一直懸著的心終於著地瞭。

他手笨,總是被蝦殼刺到手,但心裡覺得莫名幸福;日後回想起與向陽相處的許多個瞬間,總覺得這一刻才是真實得可填進心裡的甜蜜。

04

轉眼間又快到春節。

江皓字斟句酌地湊瞭一條短信:春節假期有安排瞭嗎?我傢裡逼婚得很厲害,你願意幫我回傢一起演一出戲嗎?你待人接物大方有度,我爸媽肯定會很喜歡的。

何況你還沒到過徐州,就當是來旅遊一回。知道向陽喜歡旅行,江皓特別強調瞭一句。

短信發出去之後,江皓忐忑不安地在房間裡走來走去;不知道向陽會不會覺得唐突,又或者看穿他的心思,從此疏遠?時間一分一秒地滴滴答答從江皓的耳邊挪過,他越想越對自己的冒失感到後悔。

江皓剛想再發一條補救的短信,向陽的短信就來瞭:你幾號回傢?我要陪你待到幾號?

他心中一喜,將歸期發瞭過去。

向陽的信息又過來瞭,是她出發到成都的機票和行程,比他回傢的日期還早瞭兩天。

不好意思,向陽在信息的結尾處續瞭四個字。

05

自春節假期的第一天開始,他就被動接受瞭傢裡安排的流水席般的相親。

算起來這已經是第五位姑娘瞭。

中間向女方介紹他的情況:名牌大學畢業,高薪厚職,儀表堂堂,老實本分,就是不太會說話。

江皓恍惚地覺得別人口中眼中的不是他;他確實木納嘴笨,不善言語,但有時候跟向陽聊天,他也能侃侃而談,遇上立場上的對峙,他甚至能說過伶牙俐齒但客觀理性的向陽。

向陽是怎麼評價他的,你這人啊,想法太多又思慮過重,總是被生活挾架著走,糾結感太強。

相親,他總有一種置身事外的感覺。

江皓媽媽推瞭他一把,將他拉瞭回來。眼前這位眉目溫軟的姑娘,說著一口吳儂軟語。

姑娘叫曉涵。研究生剛畢業。是江皓媽媽同事的掌上明珠。

曉涵臉紅紅的,翹著兩根小尾指剝開瞭一隻蝦,先放在瞭他的碗碟中。

向陽很喜歡吃蝦,並且一定要自己動手,她說,這才是樂趣所在。

向陽的手白皙秀氣,指頭尖尖,剝蝦的時候,兩根尾指總是不由自主地俏皮地翹起來。

她剝蝦的樣子也總讓他想起一句古詩詞:並刀如水,吳鹽勝雪,纖手破新橙。

江皓媽媽冷不丁地又推瞭他一把,發什麼呆呢?

像是心事被看穿一般,他臉紅瞭一紅。旁落瞭雙方父母的眼裡,誤以為這雙小兒女有戲,笑得得償所願。

隻有他自己知道,方才那一瞬間的愣怔,隻不過是在曉涵的身上看到瞭別人的樣子。

原來竟是,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06

假期過半,向陽發微信來問江皓,是否還需要她過去陪演?

他冷冷地就回復瞭兩個字,不用。

江皓的心緒不寧落入爸媽的眼裡,以為兒子臉皮薄,糾結著不知如何去約曉涵。

隻有他自己知道,緣何生悶氣。

向陽剛剛更新瞭朋友圈。她去瞭四姑娘山,一身紅獵獵的登山服,戴著防護鏡,一個同樣裹得嚴嚴實實的高個子男生摟著她的肩膀,兩人一起做瞭沖天而起的姿勢。

江皓莫名就有些生氣。

向陽向來抗拒身體接觸,尤其是男生。

前段時間公司組織團建,休憩中途領隊提議玩老鷹捉小雞,向陽躍躍欲試。

陳靖說,我來抓你衣尾。

不要,向陽一本正經地拒絕瞭,然後看向瞭江皓,你來。

陳靖有些賭氣,大傢都是男人,怎麼江皓就可以?

江皓不一樣。向陽頓瞭頓,然後吃吃地笑著說,江皓娘娘的。

江皓來自江南水鄉,自小長得修長秀氣;成年後,面如冠玉,像極瞭戲本裡的那些白面書生。

他一向芥蒂別人說他長相秀美,但面對這個眉眼彎彎的女孩,就是氣不起來,反而心裡泛起瞭一絲小甜蜜。

玩個老鷹抓小雞也是高強度的體力活,一個不知從何而來的神龍擺尾,大傢被摔得東歪西倒。

江皓也被摔得有點懵瞭,意識恢復清明後,竟然發現向陽滾落在他的懷裡。

他偷偷地掀開眼簾,瞄瞭瞄向陽。

滿頭的汗沾濕瞭額前的碎發;向陽象牙色的臉容下滲出殷殷的胭脂紅,不由讓他想起瞭小時候愛吃的果凍,晶瑩剔透中藏著醉人心智的餡心;又是誰說過,吃果凍的感覺就像是在接吻。

向陽半天沒動靜,倒讓他有些焦急,不知道她是否傷著瞭,剛想起身,向陽的聲音就隨瞭上來,不要動,我摔得有點暈,讓我躺躺。

他虛攏地環抱著向陽,怕靠得太近,讓她聽出瞭他“砰砰砰”急速慌亂的心意。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07

春節假期將要結束,曉涵說,她也想去看看中國的南大門。江皓猶豫瞭,但架不住爸媽的說辭,同時他也想知道向陽看到曉涵是什麼樣的感覺。

可惜江皓的這個小心思沒能達成,向陽又出差瞭。

在曉涵的行程結束前的一晚,江皓帶她在公司附近的餐廳吃飯,飯後兩人沿著林蔭小道一路往公司的方向走去。

卻不料在公司門口遇上瞭拉著一箱行李的向陽。

曉涵看著一步之遙,皎月下矗立的那兩個人,心裡突然就明白瞭江皓的疏離淡漠。

江皓急切地在解釋著什麼,但是對面的姑娘指瞭指曉涵,笑著搖搖頭,獨自拉著行李箱步入瞭公司。

曉涵順著江皓的目光追過去,上前一步問,你喜歡這位姑娘吧?你看她的眼神,有光。

隔瞭良久,才聽到江皓說瞭聲,謝謝。

暗戀註定是一場孤獨而且虐心的旅程,太苦瞭。

感謝有人終於看出瞭他的真心,可惜這個人為什麼不是向陽。

08

從深圳到徐州,1544.9公裡,江皓離職時隻帶回一盆海棠花。

他提出辭職時,向陽代表總裁辦來做再次挽留。

從升職加薪到期權分配,從國外進修到買房買車,向陽將職業生涯中所能遇見的好事都說瞭一遍,可就是沒有江皓想要的東西。

心一急,江皓沖口而出,你可以留我。

向陽沉默瞭半餉,撤掉瞭她的職業范,真誠地說,每個人都應該知道他的心要往何處。像我,是要看遍星辰大海,走盡五湖四海。人有夢想也有責任,總歸要經歷擔當體驗放棄。不要急沖沖地幫自己的心意做決定,眼前的不一定是心中的;靜下來,想想那些你愛和愛你的人,再做決定不遲。

回到徐州已將近半年,江皓開始明白向陽的這一番話。守護著父母的舒然安寧,讓他覺得回歸是正確的選擇。

而向陽也在上個月辭職瞭,從她發出的朋友圈,她去瞭美國遊學。這個女孩所追求的人生正一點一滴地澆築實現。

曉涵,這個唯一理解他的心意的姑娘,看似柔弱卻堅定無比,也許正是他可攜手相伴的良人。

江皓刪除瞭向陽所有的聯系方式。然後將海棠花放到瞭垃圾站,上面掛瞭一張紙條:隻求有緣人,請善待它。

——我喜歡過一個向日葵般明艷的女孩,但最後,我卻選擇與一位安靜如丁香的姑娘共諧連理。

——人生的擔當與選擇,每每發生在決定邁出的那一步;一腳下去,心也踏實瞭。

江皓從未感覺如何輕松,攜著夜風,踏著明月,他快步向著一個叫傢的地方走去。

上一篇:告訴你,我愛你

下一篇:源為愛

|   QQ02-235654561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大亨路55號  |  筿杠02-2356545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