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情感日誌 > 文章

鹽城大豐行

时间:2018-12-22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匆匆那年 - 小 + 大

那一次是朋友的孩子出瞭事,被關在上海農場的一座監獄裡,那個農場就在江蘇鹽城的大豐,聽他們說,解放初期,上海市因為地皮緊張,為瞭拓展空間就向江蘇租用瞭鹽城沿海的荒灘,建設瞭一個農場,此後除瞭把上海的監獄搬遷瞭過來,還安置瞭許多人在此開荒復墾,按照老一輩的大豐人說,那時候被遷徙過來的上海人分兩個部分,一部分是建國前後犯過錯誤的人,另一部分是文革前後被下方的知識青年。正是這些人,用雙手創建瞭今天美麗的鹽城沿海,他們中的很多人,在政策恢復之後,沒有回城,而是選擇瞭留下,結婚生子繁衍後代,把這裡當作瞭自己的傢,就這樣經過一代,兩代人的不懈努力鹽城才有今天的富饒美麗。

走在一個個普通的小鎮上,我能感覺不一樣的文化氣息,仿佛身處在上海的某一個偏遠的小鎮,特別一些較為偏僻的居民區,那棚戶區的低矮,破舊,壓抑,潮濕和擁擠不堪,一看便知道是七八十年代的房子,從他們的飲食起居所用的物品和平日裡的生活習慣,隱隱感覺似曾相識,是那麼的熟悉,就連從房子裡傳出來的氣息,哦,都和上海的胡同裡弄的相同,仿佛這裡是上海的復制,或者是上海的延伸。

沿著古舊的街道,迎著晨曦,我走在熱鬧的小鎮上,一傢餛飩面吸引瞭我,說句實在話,以前光是聽說過,還真沒吃過,老傢的人講,餛飩就是餛飩,面就是面,幹嗎兩樣夾在一起吃,我決定今天嘗一嘗這個餛飩面,一端上來就是撲鼻的香氣,舉起筷子我迫不及待的夾著一顆餛飩送到嘴裡,那味道,咸淡適中,略略有點甜意,分明是典型的南方口味,或者準確的說是上海口味,不管怎樣確實是鮮美無比。

我時常是這樣,到一個地方,總要嘗一嘗地方的小吃,領略一下地方的風土人情。

隻見這一傢的鋪面不大,生意卻不錯,客人是絡繹不絕,從他們的口音中我卻分辨不出哪些是當地人,哪些是上海人,隻是他們的說話我大多聽不懂,而我,隻能撇著不準確的普通話和老板打招呼。

一碗餛飩面,一籠灌湯包下肚,我愜意的走出瞭早點店,五月初的陽光已經超過瞭一竿子高瞭,街道上是人來人往,熙熙攘攘,這麼窄的街道,居然還有許多大卡車橫穿而過,顯得更加擁擠起來,大卡車在人群中時而鳴笛,時而剎車,這裡的行人好像已經熟悉瞭這一切,默然的遵循著規律,駐足,凝視,判斷,行走,尋找自己心裡的目標。一切到也是井然有序。

這裡的食物不貴,可見物價還行,最吸引我的是沿著河邊賣魚的小攤,那些依然活蹦亂跳的魚,一看就知道很新鮮,而且從魚身的顏色可以分辨的出,都是野生的,想來一定美味,幾個熱情的賣魚人,依然赤著腳,腳上還有沒有洗幹凈的淤泥,好像是剛從塘子裡上來,就匆匆忙忙的趕集來瞭,吆喝聲中,明顯感到憨直和淳樸。註視著被他們裝在盛滿水的盆子裡的魚,忽然內心充滿瞭同情,竟然聯想到瞭《西遊記》裡,少年唐僧用自己打的柴禾換取漁夫手中的鯉魚然後到河裡放生的情節。又不知如何自己心裡充滿瞭悲涼,但是轉念一想,現在的我也是個很得意的人啊,不是幾年前像這些魚兒一樣被禁錮著,不由的舒展眉頭,嘆瞭口氣:一切都過去瞭,往事啊,不堪追憶。其實每個人都渴望自己心中的自由,那種無拘無束,瞭無牽掛的狀態是多麼的逍遙自在。這樣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地回到瞭住宿的地方。

當我回到房間看到朋友的一籌莫展,不禁多勸瞭他幾句,可是他看似並不領情。

朋友的兒子我認識,而且很熟悉,很瞭解。很小的年紀就帶著女朋友離傢出走,一直到生下第一個孩子才回傢,此後常年在上海打工,由於沒有文化,但是人又機靈,朋友介紹在夜總會做少爺,長此以往學很多的壞毛病。以前我曾經在朋友面前勸他好好的教導他,防止走上瞭邪路,可是朋友不但不聽,反而縱容與他,後來我就不再討那個沒趣瞭。

朋友的兒子是一個喜歡結交的小夥子,更是個喜歡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90後,仗義,豪爽,對我也很尊重。所以我也很喜歡他,有時候在他面前多說幾句,無奈他的習慣已經形成,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兩年前,他的那一幫子夥伴出事瞭,也終於牽連到裡他,他躲瞭一陣子,還是被抓瞭,雖然判的時間不太長,可是他終歸失去瞭自己向往的自由瞭,聽說最後和傢人見面的那天他遠遠地註視著他的母親,牙齒把自己的下嘴唇咬出瞭血,左一次右一次托人告訴傢人要他們幫助他取保候審,其實那是不可能的瞭。可是他總是一次又一次的要求,一直到我們這一次來之前。我想:他渴望自由的心一定在滴血,如今的他像被漁夫裝在水盆裡的魚,也像幾年前我那被禁錮瞭的心,無論怎麼掙紮,掙紮,都毫無意義。

車停在瞭監獄門前的停車場上,朋友的心情顯得更加沉重,我思索片刻,用誠懇的口氣對他說,事已如此,一切隻能靠他自己瞭,要想沖破這個枷鎖。獲得自由,任何人都幫不瞭他,重生和蛻變需要一個過程,這是一個痛苦的過程,也是人生的一個成長環節,經歷過這次蛻變他會長成一個新人,但是這個成長的過程隻有他自己能夠幫助自己。我再三要求朋友把我的這番話帶給他:父母沒有教會你長大,傢庭沒有教會你做人,社會會教育你怎樣為人,經歷會讓他成長起來。要想獲得自由,就要像魚兒一樣,勇敢地躍出漁夫的網……

註視著警備森嚴的監獄,我感慨良多,這是一塊傷心地,也是一塊重生之地,我似乎看到瞭我朋友的兒子正從那高而厚重的鐵門裡走出來,光光的頭在陽光下格外的刺眼,似乎要照亮這四周的鬱鬱蔥蔥,照亮這大豐所有黑的無月的夜。他抬起頭,自信的走來,微笑著,微笑中帶著苦澀,年輕的臉上有著大豐人特有的滄桑...

上一篇:情殤

下一篇:春風安然,你最珍貴

|   QQ02-235654561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大亨路55號  |  筿杠02-2356545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