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情感日誌 > 文章

峽城的大鐵門

時間:2018-12-21    點擊: 次    來源:不詳    作者:賈俯門前的石獅子 - 小 + 大

這是洮河上的一座水電站,叫作峽城水電站。凡是水電站都是有廠房的,這裡的廠房有一道大鐵門。大鐵門是進入廠房的通道,上班要從這裡進來,下班要從這裡出去。我們上班是不用打卡的,進瞭大鐵門就開始瞭上班,出瞭門就是下班。

大鐵門的左前側便是尾水,發完電的水從這裡流向自然河道。來到站上半年瞭,晚班的夜裡透過窗戶望著尾水,處處都有著畫面感。“浮光躍金,靜影沉璧”,想來那是慶歷新政失敗後的范仲淹,眼裡應該噙滿瞭淚水的,卻不料覽物之情依舊趣味盎然。這種憂天下的古仁人之心或許是他經歷瞭王國維《人間詞話》裡所謂的人生三境界才沁透出來的。又想到自己的狀態頓時自慚形穢,即使對王陽明的龍場悟道無動於衷,也該對范仲淹的傢國情愫高山景行。來到生產單位,該是乘著年輕要搦朽磨鈍,勃然奮勵的。這是公司對自己的要求,也是自己該有的目標。

有瞭這大鐵門,裡面工作的人便有瞭安全感。在一傢房地產工作的大學舍友曾調侃我說,進瞭大鐵門就有瞭鐵飯碗,有瞭穩定的工作。不像他們,穩定和前途不知道還在什麼地方,羚羊掛角,無跡可尋。就像劉心慈的《三體》裡對於可憐人的描述“一眼就看出這人屬於社會上最可憐的那類人,他們的可憐之處不僅僅在於物質上,更多是精神上的卑微,就像果戈裡筆下的小職員,雖然社會地位已經很低下,卻仍然為保住這種地位而憂心忡忡,一輩子在毫無創造力的繁雜瑣事中心力憔悴,成天小心謹慎,做每件事都怕出錯,對於每個人都怕惹的不高興,更不敢透過玻璃天花板向更高的社會階層望上一眼”。我一直對於錢鐘書先生“如果一個人在三十歲之前不狂,他就沒有大出息;如果一個人在三十歲之後還狂,他也沒有大出息”的話奉為圭臬,所以喜歡對於別人的話做出正誤判斷,哪怕是對情誼翕如的人也一視同仁。他這樣一說,我本來想說出《圍城》的那句經典“婚姻就像一座圍城,裡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進去”。不知為何,竟剎那間語塞,隻得苦笑“都是工作的,我發電,你蓋房子,我倆一樣”。他呵呵一笑,卻不知是會意的笑還是傻笑。

又要上班去瞭,去大鐵門的路上,看到開關站附近的草被割瞭,禿禿地一片,前幾日下過雪,遠遠看去,那草地多半駐著雪,少半黝黑如石,風景這邊獨好!

上一篇:一粒沙裡見世界

下一篇:閑話鬍子

|   QQ02-235654561  |  H11191台北市士林區大亨路55號  |  篠槓02-2356545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