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日記 > 文章

【我們】從此隻是那個人

时间:2018-06-27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思後落葉 - 小 + 大

我是一個信息更新不及時的人,對於身邊發生的事有種天然的遲鈍,尤其對愛情。當我以為我們可以是你我的時候,卻早已隻是那個人瞭。愛情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少瞭親情般的血脈牽連,卻依然能夠讓天各一方的人兒彼此靠近,相互糾葛。因著這此時或彼時的情感,異性或同性的男男女女也就多瞭一層關系。

前段時間,《後來的我們》幾乎霸占瞭朋友圈,我也因此知道瞭會唱歌的劉若英成瞭新晉導演。雖然對她的《後來》爛熟於心,殊不知溫婉內向的奶茶竟然導起瞭電影,當然除卻故事本身,單單這一點便是十分值得關註的。我說過我對身邊的資訊有種莫名的遲鈍,所以就影片《後來的我們》是到現在都還沒有看過的,並不是不喜歡看電影,隻是習慣於在傢看,也許是因為一個人,所以對電影院有種沒來由地漠視,連帶著,對新上映的電影資訊也就一起忽略瞭。

信息時代有這樣的好處,雖然你並沒有親自看過,但朋友圈裡你一言我一語,那些沉浸在故事裡的人或多或少的感言,差不多就可以將影片內容瞭解個大概瞭。年輕時的我們有愛情卻沒有面包,待我們有瞭面包時卻丟失瞭愛情。借用一下倉央嘉措的“世間哪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的無奈之感,用在此處似乎不很恰當,但暫且就這麼用吧。某種程度上,畢竟也都是很難兩全瞭的。

世間的愛情有多種,有梁思成林徽因理性之愛,有徐志摩陸小曼激情之愛,有錢鐘書楊絳的生活之愛...世間愛情的結局也有多種,有矢志不渝的不離不棄,有相愛卻不能相守的無可奈何,有曾經相愛最後相恨的相互怨懟,有懵懂著知愛或不知愛而後莫名分離的相忘江湖。愛情的結局,能夠有相伴終身的圓滿是最好不過的;若不能,即便分離,但知道彼此相愛也不可不看作另一種完滿;又或者兩個人有的是似愛非愛而後分離的自然平靜,抑或是一種收獲;但就怕,分手後的兩人彼此怨懟,成為生命裡的一道傷痕,這樣的相愛似乎就多瞭一份殘忍。

我和他之間的愛情並非理性,亦非激情,可能是貼近生活吧,偶爾來點小驚喜。我們的結局,我自認為是最後一種,至少在還不知道他如何看待這段感情之前。

我們的相愛應該是令人羨慕的吧,但我們的分離也是荒誕至極的。

是的,沒有任何理由,沒有任何預兆,我就單方面提出瞭分手,就一通電話,就三言兩語,結束瞭我們之間的關系,沒有任何遲疑,甚至都沒聽他說什麼。說實話,其實到現在我都還沒有鬧明白,到底是為什麼要分手。人啊,總是很難懂的,或者說女人總是很作的,也許我不應該將我個人行為歸統於所有女人,但很明顯,我應該就是很作的人。無奈的是,我到現在都還看不懂自己。

如果沒有從別人口中聽到他的消息,我想我依然覺得我和他屬於相忘於江湖那一種愛情結局,也許哪一天,提起他,或許嘴角還有一絲淡淡的微笑,然後說一聲,他,我當初愛過。但我從沒有想過,我竟然隻是他口中的那個人,連她也不值為道。

“師妹,你是怎麼傷害小生瞭呀,現在都用那個人稱呼你瞭”,師姐,高昂的聲音響徹瞭整個學習室,不管是師兄還是師弟,師妹還是其他師姐,所有人的眼光都齊刷刷地看向瞭我。我的臉唰一下子紅到瞭耳根子,而我是一個臉皮很厚的人。

原來,那天師姐和師兄在外面碰到瞭小生,小生跟我師兄師姐打招呼,用的是“你們是那個人的師兄師姐”。可能站在他的角度來看,他隻是想擺脫和我之間的關系,想顯得平淡些。但在聽的人看來,這個人到底是受瞭多大的委屈,譬如我的師兄師姐就是這樣認為的,又或者他也是這樣認為的。

那時候,我們分手三個月。

如果不是師兄師姐們的這次奇遇,我根本就不知道小生對我們分手是這般看法,或多或少是有些怨恨的吧。

我想我到底是傷害瞭他瞭,即便這可能隻是我一廂情願地以為。

我們之間的愛情並不是不落俗套,終究也算不上是奇遇。朋友的搭線,讓我們開始瞭網聊,在網戀並不稀奇的那個時候。就這樣聊瞭幾天,這個男孩初給我的感覺說不清,隻是想著能見面就好瞭。確實沒過多久,他就約我見面瞭,為著壯膽,第一次見面我們彼此都叫上瞭好幾個朋友。隻一眼,這個高高壯壯的男孩就走進瞭我的心裡,我不知道我是否也同樣走進瞭他的心裡。隻是第二天,我們便單獨出去,也是在那個晚上,他牽起瞭我的手,在那條不知見證瞭多少人第一次牽手的羊腸小道上。從此,我們的愛情就計算正式開始瞭。

也許是沒有太多戀愛經驗,或許本身對愛情就很遲鈍,所以才會在愛情裡不知該如何自處。也許是骨子裡透著自卑,在這樣好的人面前不知道該怎樣表現。也許是原本對異性就有著天生的抵觸,走得越近就越不知所措。我是個遲鈍的愛情失敗者。

我跟小生的愛情,應該是愛情,有些尷尬,但不乏甜蜜,我好像真成瞭他的公主,我好像有種被呵護的溫暖。我接受著,卻矛盾著該如何回應。我們之間的戀愛是生澀的。二十四五歲的年紀,在他面前卻像個十六七歲的孩子,不知所措。原本應該是美好的感覺。但就是這樣,當感情應該再上一層樓的時候,我卻提出瞭分手,沒有任何理由,甚至是沒有當面說,就一通電話,切斷瞭彼此之間所有的情分。

我想小生當時定是很無語,很氣憤。我像小孩子一樣,和他一起扮瞭傢傢酒,天黑瞭,就散瞭,對白天發生的一切概不負責,他一定是這樣認為的。但我這卻真是我深思熟慮後自認為最好的結果。那段時間,我莫名地害怕,卻不知到底在害怕什麼,或是怕感情更近一步,或是怕陷得太深。要強如我,決不允許自己這樣忐忑。所以,那天毫無征兆地病瞭,似乎要吐盡這二十幾年來的殘羹冷炙。而腦子卻變得異常清醒,要分手,必須立馬就分。放下電話後,我呼呼大睡。之後醒來,不知是後悔還是什麼原因,我無恥地想瞭N個他怎麼不好的理由,試圖從內心深處說服自己。自此之後,便再沒見面。

後來,一個人,也曾駐足充滿兩個人回憶的地方,懷念著第一次牽手,第一次親吻,第一次擁抱,當時也真的很想立馬跑到他的面前,然後狠狠地抱住他。但最後也隻是擦去眼角淚滴,笑瞭。

如果當初沒有師姐師兄的那一次相見,我到現在都不知道原來我成瞭他的那個人,原來他是那樣在意,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我想,為著我當初的不負責任,或許我應該說聲對不起。

時隔多年,愛情不再,隻是總在心底某處隱隱想起。也許他已成傢,有瞭愛人。也許他早已將那段荒謬的曾經忘卻,不記得那天脫口而出的那個人。也許他還單身,對愛情有瞭另一份憧憬。不管怎樣,當初都不再重要。

隻是我想說聲對不起,對著我們,對著小生,對著曾經短暫的愛情。

但願後來的我們,不單單隻是那個人。

上一篇:風箏線

下一篇:相隔千裡,各守一方

|   QQ02-235654561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大亨路55號  |  筿杠02-235654561  |